美國敘利亞危機政策:美國對敘利亞危機的政策

來源:網絡應用 發布時間:2019-07-07 04:16:18 點擊:

  一、敘利亞危機及   美國相應政策   敘利亞危機始于2011年3月18日德拉市警察逮捕涂寫反政府標語的幾名小學生。隨后,這些孩子的家長召集親朋好友走上街頭示威抗議,要求政府釋放孩子,同時還提出自由和反腐敗的訴求。自此以后,敘利亞民眾的抗議示威活動逐漸升級,最終升級為政府軍和反政府武裝之間的暴力沖突。
  敘利亞危機爆發伊始,美國政府并沒有做出實質性的反應,只是通過議會對敘利亞政府的鎮壓行動予以譴責,并呼吁國際社會聯手對巴沙爾政權及其支持者進行制裁。直到敘利亞政府承認擁有化學武器后,美國政府才逐步加大了實質性行動。2012年8月20日,奧巴馬總統在例行記者招待會上表示,美國視敘利亞政府大規模轉移和使用化學武器為突破“紅線”。2012年10月10日,美國國防部長帕內塔承認在約旦首都安曼部署了一支150人的部隊,用來監視敘利亞化學武器的動向。2012年11月中旬,美國政府幫助反對派成立了新的政治組織——敘利亞全國反對派和革命力量聯盟(the National Coalition of Syrian Revolutionary and Opposition Forces)。2012年12月14日,帕內塔授權美軍在距離敘利亞邊境60英里的土耳其領土上部署兩套愛國者導彈防御系統,此舉被外界視為是美國將在敘利亞北部建立自由區的信號。
  上述政策表明,美國并不愿意直接卷入敘利亞內戰,其影響敘利亞戰局的主要方式是通過多邊框架加大對巴沙爾政權及其支持者的制裁力度,整合、壯大敘利亞反對派并加大對其援助力度,同時尋找機會同敘利亞國內的公民社會取得聯系。對于敘利亞反對派汲汲以求的軍援,華盛頓的態度始終是審慎、克制的,其在周邊國家所謂的軍事調動也是象征意義大于實際意義。
  二、敘利亞危機對
  美國中東戰略調整的影響
  從短期來看,美國的首要任務仍然是遏制伊朗在中東擴展勢力范圍,阻止其擁有核武器。其他目標還包括維護本地區政權穩定、打擊恐怖主義、確保以色列安全、維護本地區石油輸出通道的暢通。
  從長期來看,一方面,美國將重新回歸中東的政治生活,擁抱在“革命”中覺醒的公民社會,修補過去由于只跟威權政府打交道留給民眾的負面形象;在不損害自身核心利益的前提下,同中東地區新上臺的伊斯蘭教政黨開展合作,改變過去以打壓為主的強硬政策;同時,美國還會幫助中東各國政府進行廣泛的政治、經濟、軍事改革。
  另一方面,美國將減少部署在中東地區的武裝力量,由過去單一的安全提供者轉變為安全合作的參與者,迫使地區盟友承擔更多的安全義務;減少對海灣世襲君主國的依賴,以外交施壓、軍售為籌碼迫使后者進行民主化改革;美國還將修正同以色列的關系,在確保以色列安全的前提下迫使后者在巴勒斯坦建國、耶路撒冷地位等問題上做出讓步。
  因此,美國自“阿拉伯之春”爆發以來,一直對中東局勢保持克制,默許了埃及、突尼斯伊斯蘭教政黨的上臺。但是,敘利亞內戰卻有可能打亂美國的戰略調整計劃,迫使美國進一步卷入中東亂局。
  首先,隨著內戰的升級,伊朗有可能在更深程度上卷入敘利亞國內事務。敘利亞是伊朗在阿拉伯世界的重要盟友,一旦敘利亞政權更迭,勢必會大大壓縮德黑蘭在東地中海的戰略空間。因此,伊朗已經派出最精銳的軍事力量圣城旅潛入敘利亞境內,幫助巴沙爾政府打擊反對派武裝。此外,由于擔心西方出兵干涉敘利亞內戰,伊朗將加快核武器研發步伐,此舉勢必會在海灣地區引發核競賽,迫使美國不得不繼續維持在本地區龐大的軍事存在。
  其次,敘利亞的戰火已經越過邊境向四周蔓延,危及周邊政權的穩定。土、敘兩國軍隊自危機爆發以來在邊境地區屢有交火,土耳其政府擔心本國的庫爾德人會借機煽動叛亂。此外,伊拉克西部省份的暴力活動也出現了增多的跡象,掌權的什葉派政府害怕敘利亞內戰會激化伊拉克的教派沖突,因而默許了伊朗飛機穿越其領空向敘利亞輸送援助物資。
  再次,敘利亞有可能墮入黎巴嫩化的境地,沿著教派、種族等維度分裂。目前,阿拉維派維系著對政府的忠誠,大部分基督徒在政府和反對派之間保持緘默,庫爾德人則在東北部建立起了事實上的割據政權。黎巴嫩真主黨、基地組織也趁亂涌入敘利亞,支持各自教友打內戰。美國擔心中東地區的極端勢力特別是基地組織會利用敘利亞亂局重新獲得影響力,在敘利亞的領土上建立起奉行沙里亞教法的伊斯蘭極端政權,并以此為跳板對外輸出恐怖主義。
  最后,敘利亞內戰有可能會危及以色列的安全。2012年11月3日,十幾輛敘利亞坦克開入戈蘭高地非軍事區,引發外界關于敘利亞政府將以色列拉入內戰、改變內戰性質的憂慮。更令美國擔憂的是戰后敘利亞政局的走勢,如果由反對派中擁有巨大影響力的穆斯林兄弟會組建新政府,將在以色列南北兩翼出現兩個穆斯林兄弟會主導的政權,危及以色列的國家安全。
  敘利亞內戰久拖不決勢必會影響美國的戰略調整,迫使美國繼續依賴海灣世襲君主國,這樣既減少了美國督促上述國家進行改革的籌碼,也不利于美國改善同中東公民社會的關系。因此,美國不可能長期在敘利亞問題上保持謹小慎微的態度。
  三、美國加大
  干涉力度的制約因素
  不過,美國政府加大對敘利亞危機的干涉力度勢必會遇到諸多因素的掣肘。
  從國際層面看,首先,美國很難在聯合國框架內對敘利亞進行制裁。俄羅斯一直同巴沙爾政權保持著密切的經貿往來,希望能在東地中海為黑海艦隊尋找一塊立足之地,巴沙爾政權倒臺將讓上述努力化為泡影。俄羅斯還擔心美國今后將軍事干涉應用于俄羅斯周邊國家的政權更迭上。因此,俄羅斯視禁止外部軍事干涉敘利亞內戰為不可逾越的“紅線”。
  其次,中東的主流民意反對制裁敘利亞,更不用說由西方主導的軍事干涉。在約旦、摩洛哥、阿聯酋、沙特阿拉伯、埃及和黎巴嫩進行的一項民調顯示,五分之三的阿拉伯人反對美國插手敘利亞事務。阿拉伯民眾濃厚的反美情緒是美國在計劃軍事干涉時不得不考慮的因素。   再次,此時由美國牽頭組建多國部隊的難度將大于利比亞內戰時期。當前,歐洲國家深陷債務危機,無心發動一場新的干涉行動。而土耳其、沙特阿拉伯和卡塔爾的軍隊在干涉問題上經驗不足,其戰略考量同美國也存在出入,美國希望在敘利亞扶植一個世俗主義的民主政府,而上述三國則希望通過顛覆巴沙爾政權削弱什葉派在中東的影響力,帶有濃厚的“圣戰”味道,這從后兩國熱衷于資助遜尼派極端勢力可見一斑。
  最后,敘利亞政府的軍事實力不容小覷。根據麻省理工學院所做的研究,對敘利亞進行空襲有450個目標需要打擊,而利比亞奧德賽黎明行動中只有36個。再者,敘利亞現有150枚可攜帶化學彈頭的飛毛腿導彈,四處生產化學武器的場所,三處武器庫,一處研發中心以及兩處具有雙重功能的基礎設施。摧毀這些目標不僅需要發動耗時漫長的空中打擊,還有可能造成化學武器的擴散,落入黎巴嫩真主黨等極端組織之手。
  從國內層面看:首先,大規模的軍事行動無疑會讓美國背上沉重的財政負擔。自2001年以來,美國急劇增長的國防開支嚴重拖累了美國經濟。因此,奧巴馬宣布將在未來十年內削減4870億美元的國防開支, 美國近期對中東事態保持克制也是考慮到軍費捉襟見肘的事實。
  其次,美國民眾對于是否出兵干涉以及怎樣干涉尚未形成統一意見。有四分之三的民眾認為美軍不應該卷入敘利亞內戰。同時,有三分之二的美國人支持由阿盟或土耳其向反對派提供援助和避難所,認為“國際社會有義務保護處于危險之中的敘利亞人民,即便這樣做將會損害敘利亞主權”。
  四、美國未來對
  敘利亞政策選擇前瞻
  目前,美國的中東問題專家就下一步如何介入敘利亞危機意見不一。我們可以根據是否支持美國出兵干涉、是否軍援反對派以及是否參與戰后重建等議題上的分歧將持不同觀點的學者劃分為激進派、中間派和保守派。
  激進派:改變現行保守政策、直接軍援反對派、建立禁飛區
  對外關系委員會的馬克斯·布特認為,美國應該聯合盟友對敘利亞發動空襲,摧毀敘利亞防空力量,在其境內建立禁飛區,同時切斷伊朗飛機飛越伊拉克領空向敘利亞政府運送援助的空中走廊。接下來,反對派可以在土敘邊境地區建立自由區,并由聯軍提供空中掩護。美國向那些遵守民主原則的反對派提供武器及培訓,以提高自身對反對派的影響力。同時,美國應該幫助在后巴沙爾時代掌權的新政府,避免戰后的敘利亞陷入索馬里化的境地或重蹈美國在戰后利比亞遭遇的覆轍。
  中間派:間接干涉,軍援反對派
  該派反對美國直接出兵敘利亞,認為在敘利亞這樣一個宗教、種族構成復雜的國家,通過外部干涉推翻舊政權未必會帶來穩定的新秩序。因此,更為穩妥的辦法是對反對派進行援助,由美國向其提供通訊設備、情報服務以及反坦克導彈、迫擊炮和狙擊步槍等重型武器及培訓,同時聯合地區盟友嚴密地監視這些武器的流向,防止其落入極端分子手中。最后,美國可以繼續通過外交途徑向敘利亞政府施壓、迫使其妥協,并在多邊框架下幫助反對派獲得國際承認。持該派觀點的學者有美國基金會研究員布萊恩·費希曼、蘭德公司的研究員F·史蒂芬·拉拉比、瓦謝夫·賽義德等。
  保守派:強調外交途徑、反對軍事干涉、反對直接援助敘利亞反對派、為巴沙爾政府倒臺后做好準備
  該派反對美國對敘利亞內戰進行干涉,因為從實戰的角度來看,敘利亞反對派散布于敘利亞全境,沒有形成統一的前線和清晰的據點,這就加大了聯軍干涉的難度。其次,美國軍事力量的存在有可能會加劇敘利亞內部的分裂,迫使那些內戰中失去特權地位的人走向美國的對立面,也為極端組織抹黑世俗反對派提供了借口。此外,反對派內部隱藏著不少伊斯蘭極端組織,因此美國貿然對反對派進行援助有可能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助長反美勢力的氣焰。相反,不援助也不一定損害美國的利益。即便反對派抱怨美國目前的不作為,也無法抵抗對美國戰后提供的大筆援助的誘惑力。因此,華盛頓現階段最好的選擇是繼續在外交領域孤立、制裁敘利亞政府及其支持者,同時加強同俄羅斯、中國的外交磋商,將重點放在敘利亞戰后的政治、經濟重建上,幫助新政府建立起一個奉行民主、遵守法律、保護宗教、尊重宗教、種族少數派合法權利的多元政體。持該派觀點的學者有瑪格麗特·撒切爾自由中心的研究員盧克·科菲和傳統基金會研究員詹姆斯·菲利普斯以及蘭德公司的研究員達莉亞·D·凱耶等。
  綜上所述,美國今后的敘利亞政策大致上可以分為三個環節。
  第一、支援反對派、孤立敘利亞政府。首先,進一步整合反對派,提高世俗派、國內派在聯盟中的地位,邊緣化極端組織,為未來在反對派聯盟的基礎上建立敘利亞臨時政府做好準備。其次,加大對反對派武裝的援助力度,除了經濟、醫療和后勤保障,還會通過提供武器彈藥、軍事訓練提高其作戰能力,不排除提供重型武器的可能。再次,在國際上提高反對派的地位,呼吁更多國家承認反對派作為敘利亞合法代表的身份,鼓勵國際社會向其提供援助;同時,進一步向中、俄施加壓力,孤立敘利亞政府,不排除在一定條件下在聯合國框架以外加大對敘利亞政府的制裁力度。
  第二、為軍事干涉做好準備。如果敘利亞政府在內戰中大規模使用、擴散化學武器,美國有可能動用武力對內戰進行干涉。首先,建立針對敘利亞的多國聯軍,搜集政府軍的相關情報,制定未來打擊敘利亞軍事目標的作戰計劃。其次,由歐洲盟友或中東盟友牽頭發動針對敘利亞政府軍目標的空中打擊,摧毀其防空能力,在土敘邊界地區建立由反對派掌控的“自由區”。最后,嚴密監控敘利亞化學武器的動向,如果化學武器出現擴散的跡象,不排除美國及其盟友會派出地面作戰部隊的可能。
  第三、幫助反對派進行戰后重建。首先,做好戰后對敘利亞重建進行經濟、人道主義援助的充分準備。其次,幫助敘利亞新政府進行政治改革,建立起世俗、民主的多元政體、賦予敘利亞宗教少數派、庫爾德人以平等的權力。再次,為有可能出現的長期戰亂做好準備。
  五、結論
  綜上所述,筆者認為美國將逐步改變觀望立場,加大對敘利亞內戰的干涉力度,不過其行動仍然是有節制的。大規模的軍事干涉不太可能,除非敘利亞政府對反對派大規模使用化學武器。正如美國國務院發言人紐蘭在2012年6月11日新聞發布會上所指出的那樣,美國的目標是“阻止暴力,而不是加強敘利亞境內的軍事活動”。因此,華盛頓未來對敘利亞政策的重點將是人道主義援助和整合反對派,通過這兩種手段對巴沙爾政權倒臺后的敘利亞政局保持影響力。同時綜合運用外交、經濟手段進一步孤立巴沙爾政府及其支持者。
  (作者單位: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生院)
  (責任編輯:徐海娜)

推薦訪問:敘利亞 美國 危機 政策
上一篇:電力線路跨越架線建設施工存在的隱患及預防對策_電力線路隱患整改報告
下一篇:最后一頁

Copyright @ 2013 - 2018 易啊教育網_免費學習教育網_自學.勵志.成長! All Rights Reserved

易啊教育網_免費學習教育網_自學.勵志.成長! 版權所有 湘ICP備11019447號-75

江苏体育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