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雪峰_雪峰之花

來源:手機 發布時間:2019-07-07 04:16:16 點擊:

  世界上有許多的事情,看似偶然,事后想來,冥冥之中卻有著神秘的聯系。譬如這《大武漢》雜志為我開辟的書話專欄,剛剛寫了湖畔詩人汪靜之,就在武昌的舊書店意外地淘到了另外一位湖畔詩人馮雪峰的兩本書。馮雪峰的命運傳奇而多災多難,他的書,很早就風流云散,能在一個地方一次性淘到他的兩本書,真的是不容易。
  一是《雪峰文集》。上海春明書店印行。民國三十七年一月初版。主編是梅林。版權代表者,是中華全國文藝協會,版權頁上,還蓋有該協會的印章。收入“文集”的作家,有魯迅、郭沫若、茅盾、郁達夫、葉圣陶、巴金、老舍、丁玲、張天翼、馮雪峰、胡風。1955年,胡風就被打成“反革命集團”,馮雪峰也因“胡風事件”受批判,從此墮入苦難深淵,這么多的作家中,我淘到的,除了《雪峰文集》,還有《胡風文集》。命耶?緣耶?
  一是《上饒集中營》,馮雪峰唯一一本電影劇本。華東人民出版社一九五一年五月初版。該書是“文藝創作叢書”之一,“文藝創作叢書編委會”的主任,便是馮雪峰,委員中,有巴金、胡風、夏衍、王統照、魏金枝等十六人。
  一九五一年。新中國剛剛成立。湖畔詩人中,汪靜之還活著,而應修人、潘漠華早已為革命而犧牲。
  年輕憨厚的應修人,1925年在商務印書館參加中國共產黨,1927年赴蘇聯學習。1930年,在周恩來領導的中央軍事委員會任油印科負責人,繼而調任臨時中央工作。 1932年,應修人到中共江蘇省委任宣傳部長。1933年5月14日,應修人到上海虹口丁玲的寓所聯系工作,這時,丁玲已因叛徒出賣而被捕,應修人被把守在樓梯口的特務發覺,他英勇地徒手與特務們展開激烈搏斗,不幸墜樓犧牲,時年34歲。
  潘漠華后來考入北京大學。1926年,到武漢參加北伐軍。1927年加入中國共產黨。1933年參加中國左翼作家聯盟,是北方左聯發起人之一,并任中共天津市委宣傳部部長。同年12月被捕。1934年12月,在獄中的絕食斗爭中犧牲。
  高大帥氣的馮雪峰,命運便具有傳奇色彩了。
  他曾經是丁玲心中最愛的情人。丁玲當年與胡也頻相愛的同時,也愛上了文學天才馮雪峰。湖南妹子丁玲竟然提出要和兩個男人共同生活,他們竟然真的在西湖邊共賞碧波,結果,胡也頻堅持不住了,跑回上海,找到好友沈從文求救。沈從文勸慰了他,于是胡也頻第二天就回到了杭州。最終,是馮雪峰離開了杭州,胡也頻與丁玲和好如初。
  他是魯迅先生一見如故的親密的學生與戰友。1929年,他遷居景云里茅盾先生家中時,就與魯迅過從甚密,兩人經常徹夜長談。他和魯迅都是中國自由運動大同盟與“左聯”的發起人。魯迅在成立大會上所作的講話:《對于左翼作家聯盟的意見》,就是他整理的。1931年 馮雪峰任“左聯”黨團書記。介紹瞿秋白與魯迅認識。1932年, 與魯迅人四十余人聯名發表《上海文化界告世界書》。他是中共三十年代在上海文化界的領導人,同時,也代表著中共與魯迅先生保持著聯系。他與魯迅先生兩家人的合影,成為他們作為摯友的珍貴見證。
  馮雪峰1933年到中央蘇區工作,就在瑞金認識了毛澤東。那個時候,他們的關系不錯。《馮雪峰傳略》中曾說:“兩人一起交談散步不下數十次。”可見關系非同一般。
  新中國成立后,馮雪峰擔任了中國作協副主席,中國作協黨組書記,《文藝報》主編,人民文學出版社社長兼總編輯。以馮在黨內的資歷,這種安排似乎不高。但是,這樣的好景也不長,到了1954年,他就開始受到批判,最初的起因,是“兩個小人物” 李希凡、藍翎評《紅樓夢》,給《文藝報》投稿,受到冷遇。毛知道后,大為不悅。馮迫于壓力,寫了《檢討我在〈文藝報〉所犯的錯誤》。毛澤東當時在南方,看到檢討后,作了極為嚴厲的批示。他在“反馬克思列寧主義的錯誤”這一句旁批道:“應以此句為主題去批判馮雪峰。”這樣的定調,就要了馮雪峰的命。沒過多久,毛澤東讀了馮的《火獄》等寓言,又批給中央領導劉少奇、周恩來等閱,還囑陳伯達、胡喬木、胡繩、田家英這些中共黨內的秀才們看。此后,馮雪峰即受到批判,被開除黨籍,1957年,與丁玲、艾青等同時被打成右派。
  馮雪峰參加過長征,被捕后,坐過國民黨的上饒集中營,為革命出生入死,歷經艱辛,為何一解放就屢遭厄運?有資料說,是他與周揚不和有關。歷史已經證明,當年與魯迅關系好的,但是與周揚不和的,如胡風、馮雪峰、丁玲等,幾乎都被打成反革命或者右派。他們的災難,不能說與周揚沒有關系。但是,最關鍵的,還是毛澤東的態度起了決定性的因素。
  毛澤東與丁玲的關系很好,與馮雪峰的關系也不錯,這是眾所周知的。毛最在意的,是思想與理論的分歧。
  1946年,馮雪峰給丁玲寫信,寄去了他的雜文集《跨的日子》,并請她轉給毛澤東。丁玲在1948年6月19日的日記中寫道:“毛主席告訴我雪峰那本書有些教條,我答不上來,因為我沒有看。雪峰那本書是寄給我的,同時有一本寄給毛的。”丁玲的記載非常重要,它至少說明從1948年起,毛澤東就認為馮雪峰有教條主義的毛病。毛一生對“本本主義”、“教條主義”極為反感,丁玲日記說毛認為馮有教條主義,這是很要命的批評。
  究竟是哪些文章引起了毛澤東如此的反感呢?在《跨的日子》里,單看他談的問題和文章的題目,就知道為什么會引起毛的不滿了。雪峰雜感集的最后三篇文章是:《新的驕傲》,《帝王思想》,《封建的意識與封建的裝潢》。
  《跨的日子》是在1946年初出版的。而就在1945年的10月,毛澤東的《沁園春》一詞在重慶發表,頓時引起軒然大波。蔣介石說其詞“有帝王思想”,趕緊布置圍攻;郭沫若等進步人士也針鋒相對,賦詞反擊。一時好不熱鬧。而僅僅過了幾個月,毛再讀到馮雪峰的《帝王思想》等雜文,其觀感便可想而知了。
  “鳥兒出山去的時候,我以一片花瓣放在它嘴里,告訴那住在谷口的女郎,說山里的花已開了。”這首《山里的小詩》,是馮雪峰湖畔時期寫的。現在,又是春天了。雪峰上的花,應該開放了。

推薦訪問:之花 雪峰
上一篇:獨立學院 戰略管理分析【論獨立學院UIS系統的戰略設計】
下一篇:最后一頁

Copyright @ 2013 - 2018 易啊教育網_免費學習教育網_自學.勵志.成長! All Rights Reserved

易啊教育網_免費學習教育網_自學.勵志.成長! 版權所有 湘ICP備11019447號-75

江苏体育彩票